PDF 打印 E-mail

欧尔班:布鲁塞尔是乌托邦的俘虏

欧尔班总理123在布达佩斯举行的“拉姆法鲁什会议”上讲话称,欧洲大陆益愈衰落,渐渐地沦落到连地区性角色也要拼命争取的地步。他说,欧洲不能实现其大的目标,如在欧元、欧洲安全政策和欧亚经济区等问题上。欧尔班认为,原因是“布鲁塞尔成为一个乌托邦的俘虏”,这个乌托邦就是:凌驾于各民族之上的欧洲。他说,不存在什么“欧洲人民”,只存在“欧洲的许多人民”。

欧尔班鼓吹与美国签订新协议,以取代“灰飞烟灭的自由贸易协定”。

欧盟的立场正好相反。上星期,欧委会负责贸易政策的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罗姆和美国特使米歇尔·弗卢曼在联合报告中强调指出,在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签订的协定,从经济角度和战略角度看都仍然具有巨大意义,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在打算重新谈判的问题中,也没有提到美国和欧盟的关系。

欧尔班宣称,匈牙利已变成“成功的故事”,匈牙利模式的四个组成部分是:政治的稳定性,严格的货币政策,以劳动为基础的社会取代救济,还有向东开放。

在“向东开放”的问题上,欧尔班专门提到中国,反对欧洲人对中国进行“人权说教”。

在布达佩斯举行的“拉姆法鲁什会议”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总经理、欧洲复兴和投资银行(EBRD)原行长雅克·德·拉罗什驳斥欧尔班和匈牙利国民银行行长毛托尔契·捷尔吉有关欧盟经济政策失败、欧元区陷入危机等说法。他否认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欧元大贬值,欧盟经济政策失败。他指出,主要问题是欧盟一些边缘国家如希腊和西班牙的预算纪律松弛造成的,与欧元区的共同经济政策没有任何关系。恰恰相反,过去的监督检查不够严格,是一些国家发生经济和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

世界最有名的银行家之一的雅克认为,在欧盟中,存在集体纪律继续松懈、欧盟国家成为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的牺牲品的危险。一体化的欧洲的模式,不论它的运转有多么困难,也是防止欧洲走下坡路的最佳选择。他呼吁欧盟成员国加强合作而不是以邻为壑。他说,需要有一个资本自由流动、投资者中意、人们愿意工作的欧盟。他主张欧盟建立一个整合部,该部有权促使成员国进行经济调整。他显然是想到一些欧盟成员国宏观经济指标需要更正。与欧尔班的看法相反,他认为应该加强欧洲议会的作用,这是确保民主决策的基础。他说,欧洲议会的成员应该从整个欧洲大陆选出,议长则由直选产生。


匈社会党:“欧尔班对普京投怀送抱”

匈牙利社会党副主席、欧洲议员乌伊黑依·伊什特万认为,欧尔班总理“丧失了明智的判断能力”,公然背离欧洲共同体包括匈牙利的利益。乌伊黑依指出,欧尔班本周在布鲁塞尔的活动表明,“他想充当反欧盟的、民粹主义的非自由民主势力的领袖”。

这些势力不只一次在物质上支持普京政权,致力于瓦解欧洲共同体。乌伊黑依指出,欧尔班是一个“合法的专制分子”,用匈牙利的利益玩“俄罗斯轮盘赌”。本周他将继续为削弱欧盟而努力,下星期则对普京投怀送抱。

社会党副主席说,实际上,没有全欧洲的利益,就没有匈牙利的利益。乌伊黑依透露,社会党因而撰写了有关“要什么样的欧洲”的争论文件。社会党全国委员会将在128讨论。

欧尔班对俄国和特朗普的美国寄予厚望

“从人口、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看,欧盟应该成为世界的领头国家。然而它的停滞不前,妨碍它承担领导角色。”欧尔班在美国保守派杂志《国家评论》撰文说:“我们称之为‘欧洲工程’的欧盟,搁浅在其航道上。这本来就是够大的问题。而现在它又面临一系列不期而至的危机:欧元危机、非法移民和有分崩离析危险的地缘政治形势,比如英国脱欧。欧盟不是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而是自虐式地指控他人。”他指的是不久前匈牙利和波兰受到欧盟的批评,反过来指责欧盟“有三大错误”。

首先是:加强欧洲议会的作用。他说,这影响了欧洲机构的效率。欧盟的另一个错误是,使欧委会变成独立的政治角色,超越了原先被赋予的“契约看守者”角色。在各国总理达不成一致—如在难民配额问题上—时,欧委会就强行实施有约束性的政治措施,这几乎已成惯例。他认为,布鲁塞尔避开各国首脑,暗中行使完全属于成员国的权利。欧尔班指称,欧盟的第三个错误是,使欧洲理事会在涉及成员国民族利益的重大问题上,以三分之二多数票作决定。他举例说,尽管多个国家反对,欧理会(在欧盟较大成员国的支持下)试图强行通过有关强制性配额的规则。“如果我们想打赢这场战争,需要所有人、所有成员国的支持。欧盟的任何机构,永远不能取代一个国家的地位。机构是为成员国而存在的,不是相反。”因此需要对欧盟的大政方针作出合理的和坚决的改变。

欧尔班重复2015年以来不断强调的反对移民和防备恐怖主义危险的观点。他论述了“强化安全政策”的重要性,引述新当选美国总统的多纳德·特朗普有关遏制恐怖主义和加强边防的方案。他说,布鲁塞尔的方向是错误的,欧盟的几十年历史,充斥着失败和挫折。现在出现了新形势。美国新总统上任,可以“使欧洲再次伟大”。

为附和总理所勾画的“新外交蓝图”,匈牙利对外经济和外交部长西亚尔托·彼得谈匈牙利的外交方针说,“今年的匈牙利外交也只有一个目的:代表匈牙利的利益”。西亚尔托抨击“奴颜婢膝”,说任何地方都不会奖励“奴颜婢膝的政策”,这样的政策从长远看只会有害于既定的国家。“今年的匈牙利外交政策也是从布达佩斯贝姆广场(匈外交部所在地)指挥的,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西亚尔托还说什么“古典的外交时代已经过去了”,反对外交转向的人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他指出,在过去一个时期,“我们的政策,使我们成为与对本地区有举足轻重影响的大国,如美国、俄国、中国和土耳其保持均衡关系的少数国家之一。”西亚尔托指望,匈牙利与美国的关系会大幅度改善,因为特朗普当选后宣称“输出民主”的时代已告结束。

匈牙利外长在对英国路透社发表的讲话中重申,匈牙利政府下一段时期将致力于与俄罗斯和美国建立更好的关系。他再次强调,对俄国的制裁没有效果,应该予以废除。关于下星期俄国总统普京访匈,他透露:俄国总统和匈牙利总理将谈判签订一个新的、2021年后的天然气运输合同的问题。西亚尔托说,俄总统访问的正式日程已于星期三在两国外长会谈中开始磋商。俄总统的访问和会谈,正逢其时,使匈牙利可就近了解俄-美接近的可能性。

 

据悉,欧尔班总理将于今年5月访华,与中国主席会谈,并在“一带一路”论坛上讲话。今年在布达佩斯举行“中国—16个中东欧国家会议”。今年还有匈牙利-土耳其、匈牙利-塞尔维亚和匈牙利-斯洛文尼亚高峰会谈。另外可以预见的还有以色列总理访匈。今年夏天,匈牙利将接任维谢格拉德集团轮值主席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