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周一, 2017年 02月 06日 16:05

——记魏翔-寿什·久尔吉《双重幻想 II》摄影展开幕式

左起:匈牙利摄影家寿什·久尔吉、魏翔、中国驻匈使馆文化参赞王峥、匈牙利总理首席文化顾问苏契·盖佐、匈牙利科舒特出版社社长库奇什·安德拉什、匈牙利著名摄影家最高文化奖得主班柯·伊姆莱。(文:余泽民,图片:新导报)

 

 

在布达佩斯西火车站附近,有一家以匈牙利著名小说家厄尔凯尼·伊斯特万(Örkény István)命名的书店,在书店的阁楼上,有一个展厅兼沙龙厅,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当地十分活跃的文化场所,仅去年就搞了110多场展览、读书会、研讨会活动,不过今天,2017年1月24日傍晚的活动有一点特别,因为主角之一是个中国人,时间又在春节前夕,嘉宾脖子上戴的红丝绸长巾上印着喜庆的“春”字。

魏翔既是当地成功的华商,还是不忘初心的艺术家,“不忘初心”这词虽然被媒体用俗了,但用在魏翔身上恰如其分,他二十五年出国时是油画家,如今在生意场上功成名就又回归了艺术,在这里他只不过是把画笔换成了相机,眼睛还是他的,心灵还是他的。

今天开幕的题为《双重幻想 II》的摄影展,作者是魏翔和他的匈牙利摄影家同行寿什·久尔吉(eM.Soós György),他们俩的相识相知是从魏翔的Wink公司赞助匈牙利特奥运动开始的,算算也有二十年了。过去他俩也一起办过摄影展,但基本都是特奥主题的,而这次的摄影展题材扩大到了中匈社会的层层面面,时空跨越二十多年,照片上的一张张面孔讲述一个个的故事,这些故事既是个体的,也是时代的,还是种族的。

魏翔(左)向中国驻匈使馆文化参赞王峥(右)介绍展览作品。(图片:新导报)

 

正如中国驻匈使馆文化参赞王峥先生在致辞中所说:“都说摄影家的眼睛是不同的,魏翔和寿什·久尔吉先生用其独特的视角和感觉,通过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了中国和匈牙利社会的独特性和多样性。他们的摄影作品不仅具有艺术欣赏价值,更记录了八十年代至今的社会变迁,弥足珍贵。在这些作品中,有许多照片集中展现了中国社会不同阶层不同环境的人物形象,有年轻一代对生活的向往和渴望,也有耄耋老人脸上的岁月年轮,为人们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窗户,可以说是中匈两位摄影师思想和灵感的碰撞,更是对中国乃至欧洲社会历史与现代的同台展示。”

此次展出的几十幅作品选自同名摄影集《双重幻想》,因此这次活动既是摄影展的开幕式,也是摄影集的首发式。库奇什·安德拉什先生(Kocsis András)既是匈牙利最大的科舒特出版社社长,也是匈牙利出版协会主席,他在致辞中说,他和魏翔的初识是在去年的北京国际书展上,回到布达佩斯后,他有一次造访魏翔的办公室,被墙上一幅莫迪里阿尼风格的女人肖像吸引了,因为莫迪里阿尼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画家之一,经过问询,他才知道魏翔曾几何时是画家,那幅画中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黄晨凤。之后,魏翔造访科舒特出版社时也吃了一惊,才知道库奇什本人不仅是出版家,也是雕塑家和油画家!这两次交互的惊喜让他们找到了共同语言,《双重幻想》摄影集的出版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他强调“这是严肃艺术家的严肃作品”,为能够出版并办展而感到荣幸。

提到莫迪里阿尼,匈牙利科舒特奖桂冠诗人、总理首席文化顾问苏契·盖佐先生(Szűcs Géza)也找到了兴奋点,他说他也是莫迪里阿尼的粉丝,但是人毕竟是诗人,他很快把话题转到了诗歌上。他讲了一个故事,莫迪里阿尼曾与俄罗斯白银时代女诗人阿赫玛托娃在巴黎相识,并一起度过了两个星期,画家被女诗人希腊式的长颈美貌迷住了,为她画了16幅素描。后来,女诗人一直把这些素描带在身边,并写过诗歌献给画家。可惜的是,16幅素描后来在苏联国内战争期间被毁或遗失,如今只有一幅原作幸存。苏契先生当场提出了一个诗性的建议,希望魏翔先生能够继续创作几幅想象中的莫迪里阿尼作品给他们欣赏。另外,苏契先生还提到,他把魏翔几年前送给他的一幅摄影作品挂在了他的办公室,每次有人问他,画面里的地方是哪儿?他都会骄傲地告诉:这是黄河的源头。

具体谈到作品,苏契举了一个例子,他说:“许多探险家沿着河道旅行,详细地记述下自己的所见所闻,但是往往对沿岸山林后的世界并无所知,或所知甚少,于是在他们的游记中留下许多盲点。艺术家也一样,许多艺术家更容易被事物表面的美、悦目的色彩与线条所吸引,魏翔不是这样的人,他记录的不仅是河岸的风景或表面的线条,而且深入到背后的深层,深入到社会各个角落和人群之中,记录更内在的东西,并取得了成功。”最后,苏契先生强调,在中国传统春节到来前夕举办这个展览,“是一个最好的文化姿态”。

匈牙利著名摄影家、最高文化奖得主班柯·伊姆莱(Benkő Imre)在揭幕致辞中介绍了中匈两位艺术家的个人经历和艺术实践。他说魏翔出生在中国南方当时还很偏僻、封闭的小山城里,他只能透过艺术看外面的世界,90年代初,他抱着艺术的梦想来到欧洲,但在艺术与生存之间选择了后者,从而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商人。虽然经历了许多人世沧桑,但他始终没有丢下艺术的梦想,可以说《双重幻想》就是他的续梦。

参加开幕式活动的友人来自许多领域,除了上面提到了嘉宾外,还有匈牙利鲍罗什学院国际部主任萨布·德热博士(Dr.Szabó Dezső)、匈牙利特奥主席朗杰尔·亚诺士、匈牙利塞切尼国立图书馆副馆长海尔奈·亚诺什博士(Dr.Herner János)、中国驻匈使馆文化处二秘王心怡女士、中国银行匈牙利分行副行长张岗、陈路阳、许多知名旅匈华人企业家和摄影爱好者以及华文媒体都亲临现场。

魏翔介绍,这个摄影展除了展示作品之外,还有两个附加的意义:一是“欢乐春节”的系列活动之一,借艺术展示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和世态沧桑,二是慈善活动,所有展品均可购买,收入捐献给救助残疾儿童的匈牙利幼芽基金会。总理首席顾问苏契先生是第一个响应者,当场宣布购买魏翔先生为他拍摄的肖像,随后,科尼阿利·波尔波拉、韩玉仙、陈中一、胡赛英等也都收藏了各自中意的作品,并当场签售了多部摄影集。许多知名华人企业家光临并购买摄影作品和摄影集

这次展出的作品均是黑白肖像,只是寿什为了强调效果,做了加大颗粒、增加对比的技术处理,魏翔则保留的作品的“原生态”,保留丰富、细腻的灰度。有一次,我在中世纪拜占庭风格、以彩绘著名的东正教修道院,偶然注意到在一个教堂天顶的最高处,象征圣灵的鸽子是灰色的,我跟同行的朋友唠叨了一句:“怎么圣灵没有颜色?”朋友顺口应道:“灵魂就是黑白的。”

我理解朋友的意思,他说的黑白,并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指黑白之间宽广的灰度。

此刻,站在魏翔和寿什拍摄的这些肖像前,我忽然回想起那次并不严肃的对话,意识到在不严肃中有严肃的道理。的确,但在黑白之间,有着彩色难以表现的更加丰富、敏感、细腻、微妙的灰度变化,尤其反应在面孔上,让人能看到肉眼日常看不到的层次;想来,那正是灵魂的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