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匈华人:无形的商业力量
匈牙利专家认为:匈牙利的中国人只担负了一半的经济角色,始终没有成为匈牙利社会组成部分
 
匈牙利的中国人
 
2007-5-14WINK综合新闻:匈牙利《经理》杂志的“公司生活栏目”中曾经刊登了一篇题为《无形的商业力量》的、以旅匈华人为主题的综合专访,现摘译如下:
 
没有人准确地知道:在匈牙利究竟有多少中国人?在贸易生活中,他们究竟占多大比例?他们的长远计划是什么?有一点是肯定的,经过十几年创业,这一外来的生意群体已经部分掌握了匈牙利的贸易生活,并且逐渐渗入到匈牙利经济之中。现在,几乎没有一个地区找不到一家中国商店,中国人在匈牙利经济中,拥有着无形的力量。
 
PING先生自述:本来,我计划去维也纳投奔我妻子的亲友,只想在布达佩斯逗留几日。由于熟人对这个城市大加赞美,所以我感到十分好奇。他们说,中欧有一个美丽的小国,那里人口很少,而且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去。
 
后来,我在布达佩斯丢了护照。总之,当时我只是为了搞到各种身份材料才走遍了这座城市。我在这里结识了不少朋友,对这里有了亲身的了解,我觉得,值得在这里闯荡一下。我留了下来,一留就是十几年。
 
PING先生在布达的莫斯科广场开了一家快餐店,他的经历只是这里数万华人中的其中之一。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大批华人来到匈牙利, 他们中有人只在这里逗留了几个月或几年,也有一些人选择在我们国家永久定居。
 
今天,在匈牙利恐怕很难找到没有中国商店的地区,到处都能看到中国字装饰的门脸,即便店里的售货员是当地的匈牙利人,店主则是从事进口、批发和中介生意中国人。
 
 
自己的名牌
 
许多大的华人进出口公司,都拥有自己注册的商业品牌,这些他们自己设计的品牌产品都是在中国的厂家制造的。规模小些的进出口公司多由亲属组成,他们大多根据匈牙利的市场需要,在浙江或福建家乡组货进口。我们应该承认这一事实:中国商人们通过他们对我们国家的长期了解以及与当地经济步伐的同步,他们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已经在匈牙利形成了一个外国的贸易群体,他们不仅掌控了一部分贸易,而且逐渐渗透到匈牙利经济之中。
 
不过,他们所遇到的问题是,他们相对来说只担负了一半的经济角色,或者说,他们始终没有成为匈牙利社会组成部分。因此,他们积聚的大量资产,主要都投到了国外市场。(首都政府针对当地华人所进行的调查分析,基于并不全面的少数人群,或是对离开市场的顾客的问卷,此外没有进行过其它的官方调查。 尼利·帕尔Nyíri Pál工作小组的华人调查,则是从社会学角度进行的。)
 
然而,匈牙利的华人问题并非孤立。在今天,旅居海外——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之外的中国人总数为五亿,与匈牙利的华人公司数字相似,我们对这一贸易群体只能做大致推测,实难确切估算。匈牙利外交部的粗略统计,设在匈牙利的华人公司数量为4-5000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匈牙利注册。中国企业家在匈牙利很难得到银行贷款,因此,2002年在布达佩斯开设了中欧地区第一家中国银行匈牙利分行,其注册资金为27亿福林,该银行的设立目的,是帮助促进中国-匈牙利之间的贸易发展。
 
在中欧地区,匈牙利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贸易伙伴。根据市场流通调查排名,中国是我们国家第九大贸易伙伴。如果就欧洲外地区而言,中国的排名仅次于美国,位于日本前面。
 
 
先旅游,后定居
 
改革初期,匈牙利人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中国人会来这里。他们大多先以旅游的名义入境,之后建立公司,申请居留。更没有人想到,这些新成立的公司许多尚未真正运转,就以需要人手为由,向中国发了大量的邀请信,结果使数以万计的同胞陆续涌入(当时,中国人可以凭借这样的邀请信申请护照,成是许多中国淘金者出国的第一步)。匈牙利政府有关部门过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点,于1992年初重新恢复了签证体制,但是匈牙利的华人社会已经开始形成。
 
80年代末,匈牙利政府曾经拒绝了那些与匈方进行谈判的香港人建议。当时,由于香港将回归中国,一些香港人表示:他们愿意每人交付5万美金以取得匈牙利的定居身份。但是这个愿望没能实现。结果,富有的香港人没能来成,却代之以大陆来的生意人,他们仅凭5千到1万美金的资金,就在匈牙利市场如鱼得水。1989年北京发生了学生运动,之后也有一部分大陆人以“避难”身份来到我们国家,事实上,绝大部分人抱着生意目的。他们认为中国的政治方向发生了倒退,于是带着可怜的资产,出国寻找发展机会。还有一部分人,是为了寻找新的生活方式,想通过匈牙利看世界。当时,中国媒体对匈牙利的经济改革进行了积极的报道。不过,许多华人只是把匈牙利当成去西方的跳板。
 
事实上,刺激匈牙利华人贸易发展的真正原因,是当时中国政府的国营公司,愿意为匈牙利华人提供大批代销商品,那才是匈牙利华人掏到的第一桶金。签证恢复后,华人的涌入一定程度地受到阻滞,但华人社会的形成和壮大已难以遏止。匈牙利政府行动迟缓自有原因:当时正进行体制改革,那些连自己的职位都难保证的官员,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一时束手无措,不知应该怎么应对。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情况也有情可缘,当时匈牙利政府制订的一系列政策,只有一半是成功的。
 
当时,匈方不仅要阻止大批华人的涌入,还要为已经入境华人的身份表态。确实,当时匈牙利政府取消签证,只是为了促进中国人旅游的目的,并不是鼓励华人前来经商。同时,对那些已经在匈牙利注册了公司的中国人,又不能简单当成旅游者让他们出境(事实上,有不少华人被确实就被这样驱逐回国)。
 
还有一个问题,当时有关部门没有注意到:正式注册的中国公司,进口了成货柜的商品,但是大批商品的购买者,则是来自周边国家的“旅游购物者”。因此,匈牙利成为了中东欧地区中国货的集散地(根据中国方面的数字,每年贸易额在3亿美金以上)。
 
换一个角度说,“中国市场”为匈牙利社会的贫困阶层提供了大批的便宜商品,从客观上讲,他们无意识地为匈牙利改革初期政治稳定做出了贡献。
 
 
形成中的华人社会
 
1992年后的十几年中,匈牙利官方和华人社会进行了长期磨合。显然,匈牙利方面试图遏止华人商贸的发展,中国人为了存留下去而团结起来,先后成立了许多华人社团,试图与匈牙利官方建立对话关系。然而,华人社会并没有因此团结一体,匈牙利方面也没有找到一个能够代表华人权益、能够成为谈判对象的华人团体,与此同时,华人的数量早已超过了许多匈牙利少数民族的人口数量。免除签证阶段末期,匈牙利的华人人数3-4万,恢复签证之后,这个群体数量大约减少了一半,虽然后来陆续有中国人入境,但离开的人数大致相当。根据现在内务部的统计数字,华人人口在15000左右,定居人数不到4000人,其他的多为工作、学习身份。正在申请定居的人数为2500-3000。过去几年中,每年大约都有上百名华人被驱逐出境。
 
匈牙利的华人团体大多为地区性,成员多来自一个省份,有着相近的习惯和传统,出国后他们不其他地区的同胞更容易聚在一起,互相帮助。后来,来自三十个省市自治区的中国人联合成立一个旨在代表整个华人群体利益的社团——匈牙利华人联合会,但是,由于这个社团过于浓重的政治倾向,导致内部发生分歧,许多人退出,成立越来越多的同乡会。逢年过节,个社团分别聚会庆祝,互不相容。
 
华人的经营方式变化很大。创业初期,他们多在街道、地下通道摆地摊,见到警察,拔腿就跑。聪明的匈牙利商人及时抓住了这个机遇,将中国人聚在一起,开设相对封闭的自由市场。诺瓦克·托马什(Novák Tamás)在十一区Kondorosi út大街建立了第一个类似的市场,但海关寻找借口将其关闭。这时,塞特利克·费伦茨(Szetlik Ferenc)建立了八区市场,并与诺瓦克·托马什联手发展。 (诺瓦克·托马什还是Fáy utca大街金属货场旁边自由市场的所有者)在Maglódi út大街新佩斯Újpest 与 Rákospalota 之间也经营了一个亚洲人市场。最著名的还是位于Kôbányai út大街的八区市场,华人称它为四虎市场。最火暴时,总共有商户数千家,全部为来自东方和中欧地区的廉价商品。许多客人乘大客车专程赶来,有调查表明,15-20%的匈牙利人定期到“中国市场”购买服装用品,价格只是市场价的四分之一。进入装饰有四条老虎的市场大门,便是商亭密集的260,000平米的自由市场,销售的主要都是中国商品——服装鞋袜,床上用品,还有一些便宜的日用百货。
 
无论平日,还是周末,露天市场都同样火热。有人提着口袋,有人拖着箱子,人群拥挤,喧闹异常,但各个摊位和平共处:匈牙利人,中国人,越南人……当然还少不了土耳其人。购物者也可以稍微停脚,吃一点快餐,有时还能看到忙里抽闲打牌的人,丝毫不受周围的人流所影响。市场被叠落的集装箱包围,上层可以爬梯子上去,有人从上面扔货箱,有人在下面伸手接着,然后拉到其它地方。虽然市场现在依旧开着,但生意已远不如从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将会关张。 匈牙利国家铁路局已经几次表示不愿继续延签租赁合同。四虎市场前途未卜,一些新的市场陆续开张,有一点不会变:中国人将继续寻找生意之路,希望能够留在这里。有一位华人抱怨说:“我来这里已经五年了,总是要为身份头疼……”
 
中国人聚集的四虎市场已经多次传出将要关闭,虽然一拖再拖,但是早晚的事。因此,四虎市场上最大的中国商人群体将散到其它各个市场。中国商人们自己也计划成立自己的市场,但都未成功。1995年初开张的“中国城”,很快倒闭。1996年,当时的匈牙利华人联合会主席曾借“反对租金涨价”之机,组织罢市,试图将四虎市场的中国人吸引到古宝奇大街(Gubacsi út)新建的、自以为可以支配的市场,但这个努力也没有成功。
 
1998年,在Kôbányai út大街25号小工厂开张,与四虎市场唱对台戏,一年后,35号小工厂也接连开张,这些设在室内的市场条件相对优惠,很快吸引去数以百计的市场商贩,这些新市场的主人们都在等待长达一公里半的四虎市场关闭。
 
在十五区,2005年奥地利-中国商人共建了名声在外的亚洲中心,隔壁的土耳其中心很快也被改造成中国商城。两个大商厦均希望成为中国商品的批发中心,但至今经营惨淡。看上去,那里所经营的产品也与四虎市场无异。中国商城里为了拓展业务,除了商店,还开了健身房和乒乓球俱乐部。另外,越南人又在十区开设了规模不小的升龙中心,虽然商户以越南人为住,但也逐渐吸引去一些中国人,但始终为能形成四虎市场那样旺盛的人气。
 
近来,又有人透出四虎市场肯定将要关闭的消息,但中国商人已不再象以前那么恐慌,现存的市场在这几年里均得到缓慢发展,可以由商人们从容选择。
 
中国人的产品种类越来越多,价格随有生高,但幅度不大,而且有了越来越多自己的品牌商品。亚洲中心的的市场经理Soós Eszter介绍说:那里的商人通常采用双价格策略,一个价格针对回头客或二手商贩,一个价格针对普通客人。
 
这里不仅有销售中国鞋袜服装的中国商贩,在一个卖香水的玻璃隔间内,记者还看到一个正在玩手提电脑的越南男孩。记者问他:“值不值得在这里开店?”男孩用嗓门尖利的匈牙利语回答:是父母让他守在这里的。“我们以前顶风冒雪地在市场干过,这里的条件好多了,而且客人也跟以前的不同。话说回来,生意并不很差。我们跟匈牙利人和中国人处得都不错。”
 
对中国人来说,第一代创业者既有胆量,又能吃苦,抓住了匈牙利的赚钱机会。匈牙利加入欧盟之后如何适应新的市场和欧盟的商业规则,不仅对中国人来说,即使对匈牙利商人也是一个考验。
 
匈牙利华人融入当地社会困难的原因有很多。第一批来匈牙利的华人大多只身出国,许多人在这里的基本生活费用来自留在中国的家庭支持。如果公司开始运转,他们留在国内的伴侣也应当被视为“创业者”,而公司的继续发展,通常需要更多近亲或远亲的帮助。匈牙利移民局并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而有些20-30个旅匈华人实际是一个一个大家庭。
 
这个人群组成本身就不适于融入当地社会,关键的是,当地华人群体中相对缺少年轻一代。他们的孩子——尤其是在匈牙利出生的孩子——以后融入当地社会的问题不会很大,他们中很多人能讲流利的匈语。家长们为了孩子不忘记母语,督促他们在上匈牙利学校的同时补习中文。中匈双语学校的成立,解决了许多华人子女的学习问题,而到双语学校的学习的匈牙利孩子,会在自然的环境中学会如何与华人共处,在不久的将来,这代华人将形成一个新的、有活力的移民群体。
 
前几年,有位异想天开的记者猜测匈牙利华人的死亡率之所以很少,是因为他们偷偷处理了尸体,将护照卖给同胞使用。事实是,旅匈华人群体只有十五年历史,尚未形成老年群体,自然死亡率自然很低。随着华人移民的增多和时间流失,华人移民的老龄群体也将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至于华人黑社会问题,专家认为,在华人群体形成早期,确实存在收保护费的问题,但并没有形成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体。匈牙利的中国餐馆并不是洗钱的地方,有些餐馆生意不错,有些则维系艰难。华人移民最大的问题应该是,总有大批货物以非法途径进入我们国家,许多华人公司从不纳税。由于延期需要的材料中,只要有一定的存款和收入就行,所以偷税问题严重。许多发票都是会计事后看情况补的。